AG平台-WeLcome_PageS8261

您當前位置:商標注冊 > 商標資訊 >

產權保護:艱難的“打假”與簡單的“打價”

閱讀次數:

  作為享譽中外的地方名優特產,五常大米和大紅袍茶免不了遭遇“李鬼”,當地政府為保護地方品牌不遺餘力。

 

  “就像自己的孩子,眼看著被別人毀了能不心疼?”曾任武夷山市副市長的江書華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說。

 

  然而,兩地品牌保護的諸多努力雖有成效,卻並不樂觀。一些地方似乎熱衷於將市場監管重點,聚焦於輿論詬病的產品價格炒作上。

 

  屢禁難絕的“外地米”“外山茶”

 

  多年來,大量外埠水稻運進五常市“洗澡”後,又搖身一變,以“五常大米”的名號混入市場。

 

  為了維護五常大米品牌,五常市領導親自帶隊到全國各地“打假”。2015年,黑龍江召開省市縣聯席會議。時任省長陸昊要求五常大米要“亮真的、打假的、做好的”。

 

  張野是五常市地理標誌產品保護管理辦公室主任。“AG平台通過"三確一檢一碼"建立了五常大米溯源體係。未來有這個二維碼的,就是真的五常大米。”他指著辦公桌上十餘種包裝精美的五常大米樣品說。

 

  這套自2016年開始試行的溯源體係,從農民買種子就開始跟蹤記錄,再根據農民家裏的稻田畝數計算可能的產量,經過檢測後,給相應產量的大米打上標明身份的二維碼。

 

  “確種子、確地塊、確投入品。你家的稻田預計產出1萬斤稻花香,目前已經銷售了5000斤,那你就隻能再賣5000斤。超出這個量,企業不收,不檢測,不發二維碼。”王汝壯說。

 

  目前,五常市隻對稻花香進行溯源。而在五常種植其他稻米,則領不到政府的二維碼“身份證”,當然也做不成官方認可的“五常大米”了。

 

  據介紹,從2016年至今年6月初,這個市共溯源62715噸五常大米。總量不及當地年產量的1/10。張野解釋說,當地米企對溯源體係有一個認識和接受的過程。

 

  在武夷山肉桂最有名的山場牛欄坑,核心區茶園麵積約兩公頃,產量不過500多公斤。一簇簇茶樹中間,茶商設立的標牌十分顯眼,或標明某企業“牛欄坑茶葉基地”,或標注商家名稱和聯係電話。一塊麵積僅幾分地的茶園,竟然插了好幾家茶商的標牌。

 

  “政府正在對全市的茶園進行普查,包括茶山位置、麵積、茶葉產量、流向等,建立信息數據庫,為下一步茶產品溯源打基礎。”武夷山市市場管理監督管理局局長周紫烽說。

 

  今年3月,針對一些電商平台出現大量銷售“武夷山岩茶春茶”的現象,武夷山市茶業局通過向社會公布武夷山各種茶葉的采摘、製作、上市時間等,讓消費者明辨真偽。

 

  與五常的“外地米”一樣,市場上存在著大量“外山茶”。有的企業將武夷山產區外的茶也包裝成武夷岩茶,甚至包裝成武夷山特定山場的名茶銷售,魚目混珠。

 

  現實的窘境是,武夷山市茶葉質量監督所總共3名正式員工、5名編外人員。這點人手連本地茶都檢測不過來,對外山茶更是無可奈何。

 

  看不見的邊界與看得見的缺失

 

  “五常大米香天下。天下大米亂五常。”多位五常市官員均對新華每日電訊記者表示,以一個縣級市的權限和資源,要杜絕全國市場上的假五常大米,簡直比登天還難。

 

  張野認為,缺乏法律支撐是五常大米打假的突出難點,去年五常市希望通過哈爾濱市出台一項品牌建設保護條例。雖然他並不認為這樣的努力,能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據記者了解,地理標誌(原產地)產品保護製度主要源自《保護工業產權巴黎公約》《保護原產地名稱及其國際注冊裏斯本協定》和WTO有關貿易的知識產權協議(TRIPS協議),是國際通用的辨識度最高的特色產品標誌。

 

  地理標誌產品原本是國際市場競爭中,知識產權保護催生出的產物。國內地方名優特產引入這個概念,無疑極大地推進了自身品牌建設和產業發展。然而,這個概念從有各國海關“把門”的國際貿易,下沉到統一開放的國內市場,各地市場監管部門難免淪入疲於奔命的困境。

 

  除了缺少法律支撐,地理標誌產品標準理化指標不足,也是造成監管難的因素之一。國內的地理標誌產品的標準,大多以定性描述為主、主觀性較強。

 

  以大紅袍茶為例,當地人稱其自帶獨特的“岩韻”“岩骨花香”,隻是一種主觀描述,沒有任何客觀性的理化指標可依據。

 

  正如武夷岩茶的等級劃分定義中充斥著“明亮”“略明亮”“欠明亮”等詞匯,即使是圈內人很多時候也要靠個人經驗判斷。既難於辨真,也很難打假。

 

  而稻花香最大優勢是“香”和“口感好”。但口感如何好,評價標準是什麽,這樣的口感與五常地理環境有哪些因果邏輯,至今仍缺乏科學證明。

 

  事實上,田永泰當年將500粒稻種送到海南繁育,如果較真算起來,稻花香從一開始就被植入了海南水土的基因,並非百分之百由五常水土滋養。

 

  別總把板子都打在價格上

 

  從實踐看,往往打假難、見效慢,而幹預價格的行政手段,則更容易立竿見影。

 

  近年在武夷山,“天價茶”一直是當地市場監管部門的整頓對象。尤其今年7月,央視曝光了武夷山大師天價手工茶現象。地方政府迅速出台《關於加強產銷管理促進茶葉市場健康發展的實施意見》,提出整治商家炒作、引導理性消費、打擊“天價茶”。

 

  李方告訴新華每日電訊記者,由於近年武夷岩茶一些品種被炒成天價,像武夷星這樣的大企業收茶青時也遇到了困難。

 

  “一些外地炒家直接把茶農的茶田包走了。但真正給武夷山市繳稅的還是AG平台這樣的茶企。”她說。

 

  在當地政府看來,穩定市場價格是對產業品牌的保護。群眾參與度越來越高的鬥茶比賽被當地政府當作平抑價格的手段之一。去年,武夷山市曾舉辦平價茶鬥茶拍賣,引導平價茶。

 

  “AG平台將500塊以下的茶拿來拍賣,這些大眾茶品質都很好,是鬥茶鬥出來的。”武夷山市副市長伍洲說。

 

  他還給記者講了一則有趣的故事:一位閩南商人讓茶商幫忙挑選茶葉。茶商將1000多元成本的茶,以2000元的良心價賣給他。過了不久,商人告知不好喝,把茶葉退了回來。茶商一看,對方壓根沒喝過這茶。於是,他把退回來的茶精心包裝後,又寄了過去,報價2萬元。對方很快反饋這款茶好。

 

  “AG平台要把這股風氣轉過來。”伍洲說。

 

  7月19日,武夷山市部分誠信茶企,集體公布茶企價格體係,被認為起到了良好的示範作用。

 

  也有人對此持不同意見,質疑“天價”的標準是多少?如果大師是國家認定的,為什麽隻能有平價“大眾茶”,不能有高價“大師茶”?有行業人士認為,不要總把板子打在價格上,完善的市場機製比一時的價格“合理”更重要。


關鍵詞:知識產權保護打假